政务网  |  English  |  日本語  |  한국어

春到宿城海上云台山

作者:海上云台山      日期:2017-08-11      浏览:279次


    春到宿城山,冬貌换新颜。到处呈绿色,鲜花缀其间。春似一支神笔,把宿城山画成了一幅如花似锦的山水彩画。

     春来了,它给宿城山送来了明媚的春光。每天早上,太阳从东边的海平面的边缘冉冉升起,如你这时站在大桅尖上遥望海际,那里是浮光耀金。当太阳跃出海平线,我们会看到海面和空中有两个太阳出现,一个在海里,一个在空中。空中的冉冉升起,海中的慢慢消失。这时的太阳光已照射到宿城的南山和西山上,那北大山还处在阴影之中。这南山和西山上的花草树木、居民、其它万物生灵首先沐浴了春天的晨光,首先得到了春光的温暖,难怪那里的柳先发芽,桃先开花,到处是桃红柳绿的山涯。1600多年前的“五柳先生”陶渊明进到宿城山,首先看到的桃花应该是西南山留云岭附近的桃花,先生写的“桃花源记”的灵感也应该出自此处。当然,随着太阳的逐渐升起,宿城的北山也逐渐得到春光的照耀,快到中午,那些涧沟的阴坡才能完全得到光照。今年立春是2月4日,春分是3月21日,这两个节气之间相隔45天,也就是五个九的时间,气温迟迟上不来,3月5日,也就是九九的第二天还下了一场雪,10日的气温陡降到零下七度,宿城山再次出现了一次树凌霜,这也是多年来少见的气候现象。今年宿城山上的春天来得好象老太婆走路-----步履跚跚,前走走,后退退,推迟了春暖花开的时间,影响了游客进山旅游的脚步。过了春分,真正的春天才会到来,春分到立夏也只有45天的时间,因此说连云港的春天是短暂的。

     春来了,它给宿城山送来了和煦的春风。每天早晨,春风从海面上刮来,带来了大量的水蒸气。这水蒸气遇到地面上的冷空气就会变成雾或露,这雾遇到东风就被拉到南、北两山的山坡上和各条山涧沟里,这山就被雾全部复盖住,有时候整个宿城山湾全部被雾复盖住了,分不清哪里是山,哪里是田地,哪里是村庄。如你站在大桅尖上看宿城,宿城就象雾的海洋,扑向山岗的雾气流就象扑岸的惊涛骇浪,真是令人拍手叫绝。而两边的山脊上却是一片阳光。经过两、三个小时的太阳爆晒,大雾就渐渐消失了,露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晶莹发亮,但也渐渐不见了。宿城山湾仍是一片明媚的春光。如果这水蒸气遇到地面上升的阳气,它和这阳气热流会合而成云上升到两山的顶部,如天气无风,这云就会留恋的停留在山头及其上空。这种现象,当地老百姓叫做“山头戴帽”。看到这种现象,老百姓就会说出这样一个气象谚语,叫做“山头戴帽,吃饭睡觉”,意思是说遇到这种现象,天就要下雨了,人们可以休息了。这是“春风化雨”的气候现象。这时候下的雨,就是春雨。不少地区有这样的谚语,叫做:“春雨贵似油,夏雨遍地流。”而宿城的春雨却是:“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曾记否,解放初期,土改后的宿城,风调雨顺,连年丰收,翻身农民把歌唱,人民生活大变样。人们走社会主义的积极性极大高涨,从互助组到初级社,又从初级社到高级社,再从高级社到人民公社。社会主义的春风吹遍宿城的山山水水,吹得宿城的山绿水绿田更绿,吹得春雨用不愁,吹得夏雨满河沟,吹得秋雨往海流,吹得瑞雪兆丰收。人民公社二十年,宿城挖了五条大河,修了四条大路,建了海堤大坝,两座大闸,打了个大水库,实现了旱涝保收。公社建起了大礼堂,社员盖起大瓦房,人人生活有保障。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改革的春风再次吹进宿城山,宿城山,天复地翻概而慷。东海边建起核电站。北山搞起旅游网。复建法起寺,重修悟正庵。家家盖小楼,收入翻几翻。满山遍野开茶园,层层梯田到山巅,云雾茶成功申非遗,流苏花茶始露面。

网友评论

登录注册后方可操作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