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网  |  English  |  日本語  |  한국어

云台山二桅尖邂逅雄鹰石

作者:海上云台山      日期:2017-08-11      浏览:426次


    海上云台山壮与美的融合。于惠通 摄

    连云港花果山,谁人不知?“那孙猴子举棒便打”,在草莽和妖群中打出了一条通往西天的取经大道,也打出了花果山的举世闻名。但花果山的后山,因为是当地政府新开辟的旅游胜地,却还没有那么大的名气。唯其无大名,才令人产生探秘般的好奇,才能促使我,在听到连云港云台山国家森林公园的朋友们的召唤后,立即驱车前往,意图一饱眼福!

  然而,上山易,观景难。谁也没料到,上得山来,即遇到大雾,把一座名为“二桅尖”的山峰罩得一片混沌,哪里还见得什么海阔天空、现代化大港?

  然而,事物总是有着另一面。在雾中穿行,也别有一番情趣。同行的朋友们个个都像仙人,身影时隐时现,步履也被脚下的云雾缭绕着,仿佛腾云驾雾一般。

  兀地,一块大石架在另一块大石上,出现在雾气稀薄之处,特立独秀,令人仰视!当地的朋友说,这是雄鹰石。可不是吗?它真的就像一只鹰,那尖尖的鹰嘴,仿佛刚刚在岩石上打磨过,仍然骄傲地向前突出;那抓紧石根的利爪,隐约在石体中,有无之间,来出铜筯铁骨;那嶙嶙峭峭的石体,仿佛它的羽毛,已被疾风或搏斗而铩剪,可它展翅欲飞的形象,却顽强地表达着渴思狐兔,一澄天下的神态,让人精神一抖,全然忘了四周虚无缥缈的美妙。

  中国人是爱鹰的。遥想远古时代,猎人牵狗架鹰吹一声长长尖利的啸哨,臂上的鹰即腾空而去,那该是一幅多么诱人的鹰猎图啊!所以,我们前辈的诗人才有那么多的咏鹰之诗。唐代大诗人杜甫写过这样的《画鹰》诗:

  素练风霜起,苍鹰画作殊。 耸身思狡兔,侧目似愁胡。 绦镟光堪摘,轩楹势可呼。 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

  看看,只是看到画鹰,就忍不住联想到自己平生的志向,想像这只画上的鹰一样去“击凡鸟”了,真是令人读之不禁鼓舞!

  唐代大诗人刘禹锡有一首《始闻秋风》诗,诗中的情绪与鹰的描写更令我喜欢:

  昔看黄菊与君别,今听玄蝉我却回。五夜飕溜枕前觉,一年颜妆镜中来。马思边草拳毛动,雕盼青云睡眼开。天地肃清堪四望,为君扶病上高台。

  这种雕啊,哪怕你给它多么高的待遇,天天喂它琼浆玉液吧,它还是一副困相,但是,一旦想起了辽远蔚蓝的长空,它就立刻瞪起炯炯有神的双眼!这不正是我们在人生低潮时向往奋斗的生活前途时的神态吗?

  宋代大诗人苏东坡,他笔下的鹰就不是只凭想像了。他在那首名词《江城子·密州出猎》中写道: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看看,左边牵着黄狗,右手架着苍鹰,一城的人都跟着他去打猎,喝了酒,年纪大了也算不了什么,还准备去为国消灭西北部来犯的敌人呢!这样的豪情壮志,怎么不令人精神振奋,意气高昂?!

  看着这块雄鹰石,我浮想联翩,不能自已,沉浸在诗的意境里·····

  突然,云开雾散,朋友们在我身后惊讶地叫起来。我转过身去,啊,在雄鹰石不远的栈道栏杆前,我真的像只鹰,俯瞰,看到了一座崭新的现代化海港!

  这座海港的样子,从陆地上伸向海中的几条大堤,我依稀在哪儿见过,仔细一想,原来是在一张老照片上。那是一张民国时期用银版照相法拍摄的连云港港口图。当年,这张照片被发现的时候,连云港有关方面曾想高价收藏。孙中山先生曾在《建国方略》中设想把海州港(即现在的连云港)建成“东方大港”的港口地区,在改革开放以来,经过几代建设者的努力,连云港海港如今已经成为新亚欧大陆桥东方桥头堡,跻身于我国沿海深水大港、亿吨大港行列。我们完全可以告慰先人,建造东方大港的梦想,如今实现了!再回过身来看这块雄鹰石,我突然觉得它竟是一块英雄石!它见证着中国人的百年梦想,和实现这梦想的英雄壮举!

  回到南京,我对朋友们说,去看看连云港花果山后山,“二桅尖”上那块石吧,它能够让你生活得更有意义 。 毛贵民

网友评论

登录注册后方可操作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