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网  |  English  |  日本語  |  한국어

海上云台山漫步云雾中

作者:海上云台山      日期:2017-08-11      浏览:329次


    不知道孙悟空的老家在花果山的中国人恐怕不多,但是知道花果山就坐落在连云港市境内云台山脉之中的大约就少了很多。从花果山往东北不到30公里,也就是孙猴子翻筋头云之前动动小脚趾头的距离,有个海上云台山,眼下知道这块宝地的人,想必就更少了。

    这是许多旅游及休闲爱好者的遗憾,同时又是他们的幸运。说遗憾,是因为美景几乎就在身边,却浑然不知;说幸运,是因为如此美景,到目前为止,还养在深闺。

    云台山横穿连云港市,从现在的地理位置来看,可分为前、中、后三个部分。花果山在前云台山,海上云台山景区则位于后云台山中心部位,由云山、围屏山、桅尖山、吕端山、宿城山等58座山峰组成,面积53.11平方公里。主峰大桅尖海拔605.4米,为江苏第二高峰,江苏第一高峰就是孙猴子占山为王的花果山上的玉女峰了。

    云台山古称郁州山,唐宋时称苍梧山,明代天启年间改为云台山。如果要说明此山到底有多美,可用一位权威人士的话来验证,他就是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他的诗《海上抒怀》开头四句便说:“郁郁苍梧海上山,蓬莱方丈有无间。旧闻草木皆仙药,欲弃妻孥守市寰。”

    虽然一般来说诗词中多有夸张之语,但以苏东坡的眼界胸襟,绝对不会看错地方。在他那个时代,苍梧山还是万顷碧海之中的一列岛屿,落在他的眼中,与传说中的海上仙山蓬莱、方丈相去不远。

    一千年过去,真的是沧海桑田,云台山早已不再孤悬海上,而是与大陆连成了一体。只有海边那蜿蜒的峭壁,依旧展现着海上仙山的风姿。这峭壁对于齐天大圣及其麾下儿郎们来说也许如履平地,但一般游人恐怕只能望山兴叹了。所幸如今这峭壁顶部修建了一条栈道,称为“鹰游栈桥”。

    七月中旬的一天,我们一行来到这里。从山脚下的游客中心换乘景区公交中巴,一路蜿蜒攀升,车窗外绿荫如瀑,不时有一树树淡雅的紫色小花闪过,看上去有点像丁香,但似乎时令不对。问美貌导游,伊人玉面一红,说是不知。陡崖下、树冠丛中,随处露出白墙红瓦,那是宿城乡大竹园村的民居。

    在二桅尖游览区候车点下车,沿悬崖边由青石条铺就的小道,不觉走到一个地方,唤作“海天一览”。可惜的是,那一刻既看不到海,也看不到天,能看到的只有雾。路边导游牌上说这里是距离地面500公尺的半空,怪不得倚着观景台栏杆时,不知为何,竟有惊心动魄的感觉,想必是心理的一种自然感应吧。

    鹰游栈道全长2000米,一路上有凌空踏浪、云中漫步、云台神鹰、以及观港台、观海台、观岛台、观城台等景点,端的是移步换景。令人遗憾的是港、海、岛、城一概隐在浓雾之中,空蒙一片,唯有一侧的山石树木花草,完全是新浙派国画大师潘天寿笔下皴染出来的景物,使人流连。

    第二天一早,再次来到二桅尖景点,仍是阴霾笼罩,观赏海上日出的打算彻底落空。好在视界较远,连云大港隐约可见,数不清的塔吊如巨人列队海边,令人震撼。大港的水域叫鹰游门,鹰游门外面是东西连岛,东西连岛再往外便是浩浩荡荡的大洋。可以想见,当一碧万顷的时候,该是何等地壮观。

    本以为清晨过后会云开日朗,可是走到“云中漫步”那一段长长的栈桥上的时候,大雾却愈来愈浓。两位同伴在前面边走边谈,浑然不知自己有如神仙中人,十几步之后便隐去了身影,整个天地似乎也都重归于混沌未开之境。

    蓦然,浓雾如一团团棉絮一般,被一阵大风从山巅、树梢以及人的身边扯走。

    雾一般会消散,难道还会这样飘走?心头一亮,不觉恍然,暗道自己太笨:这哪里是什么雾,分明是云!

    确实,又一层云团从海面上升起,沿着山脚渐渐漫上来,越聚越高。

    站在云中看云,假如是去黄山,或者喜玛拉雅山,那也算平常,但在这无际大海边上,区区五六百米的高度,便已“云深不知处”,大有古代贤哲列子“御风而行”的神妙感觉。

    如今,海上云台山景区已形成万寿谷、奇石林、悟道庵、二桅尖、法起寺和云雾茶庄等六大靓点游览区,无论春夏秋冬、阴晴雨雪,都大有可观之处。匆匆一行,如惊鸿一瞥,未能尽兴,只盼能寻机重游,饱览那“海上山、港边园、城中景、景融村”的无边美景。

    薛屹峰

网友评论

登录注册后方可操作

全部评论0